组织学生迎宾是亟待革除的恶俗

肖雪慧

1月2日,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第五中组织学生列队站在雪地里迎宾。那天是气温仅-3℃-1℃的冰雪天。学生雪地站立等候一个多小时,官员才姗姗驾临,再作半个多小时报告,足足让学生在雪地呆了两小时之久。


图:-3℃-1℃的冰雪天,学生雪地站立等候姗姗来迟的官员,然后坐在满是冰渣的凳子上听官员作报告

如此场景的图片传到网上,引起轩然大波。零下几度的冰冻天气,即使穿得足够厚、即使身体强健的成年人,以静止状态在户外也受不住几分钟。而这些中学生在雪地长时间站立,活动结束,就有学生冻病了。

学校罔顾学生健康搞这种排场,是有县里官员要来参加该校为恢复挂牌举行的庆典。从桃源县政府网的消息,这个活动是当政绩显示的。当图片出现在网络引发质疑后,校方承认那么坏的天气让学生雪地迎宾等候、为领导表演、坐在满是冰渣的凳上听领导讲话,是有失误。校方出面解释的人还表示希望大家以宽容心态看待迎宾事件。

然而,学校组织学生迎宾,是自贬学校尊严、媚官媚权的表现,不是失误,而是根本没有正当性,无论天气好坏,都不可以宽容待之。

一个人成长过程中,中小学阶段是打下未来学习基础和人格发展基础的关键时段。学校的责任是为学生提供优质的课程、激发学生探求未知的热情;营造有利知识增长、身心健康的校园环境;组织有助于发展学生广泛兴趣、开发学生潜力的活动。如果因社会大环境和现行教育体制所限,学校做不到,至少也不应反向作力,背离职责和教育的本质。

不幸的是,学校背离职责使教育沦为反教育的情况,早非个别。而动辄组织学生迎宾、为领导演出,是近二十来年被人诟病的学校百态中很刺眼、对学生伤害很大的一种。

官员摆谱,下面谄媚迎候,乃权力本位的扭曲价值观派生的一大丑恶现象。随着上世纪90年代以来权力恶性膨胀和官员愈发自我放大的权力感,这一丑恶现象演化成常态,并侵入学校,官员“驾到”,学校必搞出迎宾、演出之类大动作。这可大大“超越”了皇权时代——那时官员出巡,是不敢骚扰学子,组织学子迎候的。

迎候之类活动对学生的伤害是多重的。停止正常课业、提前演练等等势必侵犯孩子学习和休息时间。而这,只是多重伤害中并非最严重的部分。最不可忽视的是身心伤害。

16年前克拉玛依市教委组织小学生为官员“汇报”演出,一场大火吞噬掉288个幼小生命、还导致一百多个小学生严重伤残。然而,孩子的惨重伤亡并未使此类媚官媚权活动有所收敛,近年更加乐此不彼。就在桃源县第五中组织学生雪地迎宾之前三个多月,济南刚上演过相似一幕:2010年9月19日,一批孩子被组织去给该市一个活动“助兴”演出,在16-7°气温下,身着短袖演出服的孩子,同样被要求早早达到,官员同样是姗姗来迟,冻得发抖的孩子捱了两个多小时才开始表演……

无论桃源县学生雪地站立还是济南孩子低温下身着短袖广场等候,都不是野外运动状态下的生存能力训练,而是被迫以基本静止的状态站立、蹲地。生病几乎是难免的,不生病是万幸。

但这类活动除了伤害孩子身体,还对孩子的精神、人格产生恶劣影响。

如下场面人们已不陌生:孩子列队迎候;官员背后美女撑伞,面前一群孩子雨中演出;雨中少儿给主席台上讲话的男人打伞;孩子被要求向路过轿车行礼……这样的排场、这样的场景向孩子演示了权力的威仪,潜移默化中使孩子习惯于对权力的膜拜,这跟教育应有的提升人格、使人心灵自由的功能背道而驰,说奴化训练不为过。

而一些学校不尊重孩子人格,把孩子当成向权力或金钱谄媚的工具,把这类对培养正直、磊落品格有害无益的活动堂而皇之作为重要任务,要求学生加入,把未成年人过早拉入我们这个社会最阴暗最不堪的场景。经常浸润其中,要养成良好品格,只能靠孩子自己的造化,看其能不能抵制已经侵入学校且在学校弥漫的媚权恶俗。

高考指挥捧把严酷的竞争带进了中小学,给孩子肩头压上沉重课业负担,使孩子不能在没有外力强迫、没有成年人意志强加的自在状态按自己天性发展,已属不幸。被一些学校趋权恶俗所裹挟、绑架,充当媚权工具,更不幸。

迎宾、给官员演出,此类活动,教育行政部门大多脱不了干系,不是学校为迎接该部门的人而折腾出来的,就是该部门出面组织而学校听命。这就还折射了教育行政部门与学校关系的扭曲。本应起协调、服务作用的教育行政部门俨然凌驾学校之上,把我国官场中的上下级关系横移到跟学校的关系上。就此而论,学校失格背后,是官权忘乎所以。但学校也并不无辜

一位被冻病孩子的家长质问教育局:“是谁给你们的权力,让我的孩子当迎宾?”这个质问,学校、教育局都不能回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专为官员搞出来的迎候、演出、封街封山,频繁而广泛,不仅耗费掉无可计量的社会资源、民脂民膏,而且把已然发生的基本政治关系的颠倒以仪式化的形式加以固化,不折不扣是社会公害!

2011-1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