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中国的网民,向来是不会无聊的。我们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可以消遣。最近被我们消遣的热点,是一个叫黄艺博的初中生,他戴着一个五道杠的臂章,认真的看文件,引发了我们网友的各种看不惯。网友说他长得官相,骂他写日记官腔,指责他的父母给他灌输官本位的思想,控诉我们整个社会的思想的异化,教育体制的失败。批评声铺天盖地,大家都批评得很有理,批评得很激情,越批评越觉得自己很有正义感,越批评越停不下来。在这一边倒的舆论攻势中,当然少不了的是广大打酱油的围观群众,观众们虽然提不出理论化的批判论点,但是顶顶批判者的帖子,转发下批判者的段子,加点小讽刺小幽默,来点类似于往要倒的墙壁上戳一指头的行为,总还是不难的。间或偶然有微弱的反对声出现,也迅速被大众口水的浪潮打下去。

网络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。每个人都可以用虚拟的身份相对自由的表达自己的看法,无肆放纵自己的情感。在类似黄艺博的新闻热点事件中,网友们“痛打落水狗”态度的坚决程度每每让人咂舌。例如前段时间出现的抢盐潮中,有一个餐馆的老板非常愚蠢,他误信亲戚传言,抢购了以吨计的食盐,为自己餐馆储备之用,后来盐价回复正常,他的经济损失相比普通抢盐以作家用的老百姓,自然更大,作为小小个体经营者的他难以承受。这时候,他做了一个更加愚蠢的决定,他向新闻部门求助,希望能有部门居中调解,帮助他退盐减少损失。事件经新闻媒体曝光后,有关部门没有找上他,富有正义感又恰好富有闲余时间的网友们却找上了他。每天都有人打电话到新闻报社,强烈要求报社不要对他进行任何形式的帮助,相反要发文进行谴责其囤盐的行为。他发布的求助电话,也变成了控诉热线,被各方打电话去辱骂他谴责他的网友打爆,没两天就被迫关机了。

在这样许多的类似事件中,网友们的动机真的是出于正义感吗?黄艺博的父母对他的培养方式和黄艺博本人在政治方面的积极追求,很难说是对是错。想做官不是黄艺博的个体行为,是中华五千年的传统,是中华民族的群体心态;何况黄艺博的日志里写明了,他不只是追求做官,还追求将来做个好官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选择,理想是做官就一定有错吗?他说自己想做个好官就一定是作秀吗?只要他的个人追求不是危害社会和人类,我们谁都无法站在道德法官的高度给他定罪。有人说,网友们针对的其实不是黄艺博本身,针对的是黄艺博代表的“官本位”的思想。可是作为一种思想传统,“官本位”自古有着广泛的受众,中国历史上数的出名字的牛人们,多半都是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备战科举,孜孜以求金榜题名,跻身仕途的一天。为什么那么多人官本位都没事儿,作为后继者的黄艺博却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呢? 对此有人做出的解释是,那是因为现今的官僚阶层太让民众反感,看到黄艺博年纪小小就梦想着成为肉食者中的一员,难免让网友们看不起。这里存在一个逻辑的悖论,民众反感现今的官僚群体,所以反感黄艺博,可是黄艺博并不是现今官僚群体的组成部分;黄艺博追求做官,谁也不能肯定黄艺博将来能够有官做,更不能肯定他会成为让民众反感的官,而不是在其位谋其政踏踏实实的好官。既然现今的官僚群体跟黄艺博没有半毛关系,那么我们的广大网友到底在批判什么? 囤盐事件也一样,餐馆老板在得知盐价即将大幅上涨后,为以后的生意成本考虑,大肆进购食盐,这种是很正常的反应,就好像每次听说油价即将上涨,众多私家车主就会抢着去把油缸加满,听说矿石价格即将上涨,钢铁企业就会提前大肆进购原材料一样,无可厚非。很多人指责这位老板囤盐是为了以后高价卖,但这只是猜测而已,并不一定是事实。针对这种不违背法纪甚至不外乎人情的行为,做出决绝的激烈的批判,我们的网友们又是为了什么?

每每看到类似的新闻事件和网友们的过激反应,总让我想到很久以前看过的一则新闻。有一辆长途汽车在行驶过程中被打劫,三个劫匪上车后,有一个持刀控制了司机,另外两个搜刮乘客的财物。尽管车上有几十位多位乘客,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敢反抗,让整个打劫过程变得很顺利。两个劫匪完成了任务后,先下了车,最后下车的是持刀控制司机的那个。司机趁带刀劫匪转身走向车门的时候,按下了关门键,迅速飞身扑过去将他按倒在地,夺过他的刀具,并大声呼求其他乘客的帮助。于是两三个男乘客帮忙制服了劫匪,司机马上回到驾驶座发动了车子,把另外两个先下车被关在车门外的劫匪甩掉了。车子开到安全路段后,让司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那几个帮忙制服劫匪的乘客开始殴打劫匪,随后所有的乘客都加入到了殴打劫匪的队伍里。司机无奈只好停车,试图制止,乘客们却像发疯了一样,情绪失去控制,司机在制止过程中也成了被误打的对象,无奈之下司机拿出了从劫匪那里缴获的刀,大声怒吼谁再打我捅了谁!乘客们才全部停止下来,回到自己的座位,这时劫匪已经被打得动弹不得。司机将车开到派出所,将劫匪交给民警,随后去了医院,他被查出肋骨骨折,劫匪的伤情更重。记者采访司机,问为什么要保护劫匪,他回复的大意是,劫匪有罪,罪不致死,他的职责是保护乘客安全,至于惩罚劫匪,那是司法部门的事情,他没有处理劫匪的权利,乘客也没有。

这起事件对于网络上的众多类似黄艺博事件的舆论风潮来说,具有一定的参照意义。无论是在现实和网络,我们的大众在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下,总是势要追究到底,这是一种貌似勇敢的懦弱。对“官本位”思想表示反感的人,如果有机会做官或高官,有多少会拒绝呢,我猜想大多数还是会欣欣然接受;对现今官僚阶层心怀不满的人,有多少会真正站出来向当今居高位的官员们宣战呢,也不过是躲在网络ID的背后在一个不具备还手之力的初中生身上宣泄着自己失控的情绪;发誓要将囤盐老板谴责到底的人们,自然也不会去追究真正引起囤盐悲剧的造谣者,也不会指责有关部门对于不实信息处理的不够及时,因为那些对手都太强大,他们没有胜算能够“谴责”成功,将小小的餐馆老板逼到走投无路痛苦忏悔,相比更容易,更能带给他们满足的快感。而更多的围观群众们,虽然他们不一定是发动舆论攻势的主力军,但是他们刚好借此机会看看热闹,同时为了证明自己跟被大众谴责的对象不一样,也要表达几句自己的愤慨和不认同,生怕任何中立的话语会导致自己被划分到被攻击的范畴内。更何况在谴责他人的过程中,还能对自己进行一种心理暗示,那就是,这种人是可鄙的,而我站在鄙视他的高度,就意味着我不是他那种人,我比他强。能有大把闲余时间浪费在网上,追逐关注舆论新闻事件的网友,大多数在现实中属于碌碌无为者,很难找到肯定自己和蔑视他人的机会,网络对于众网友来说,是能不费吹灰之力找到心理平衡的地方。

鲁迅先生有名句,真正的勇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在至少能维持大面儿上盛世太平的今日,再对勇士做这样的要求,好像有些过了。但是至少我们能要求网络义士们不要吃柿子只捡软的捏。看到不顺眼的人和事,倘若对方手无寸铁,我方人多势众,就一哄而上置之死地而后快,对于真正造成社会异象的制度法规及其他根本性力量,却视而不见不敢宣战,绝非勇士所为。杀鸡儆猴,杀鸡只是手段,最终目标还是猴子们。倘若杀来杀去都是鸡,杀得再精彩,最后也不过只落得一地鸡毛而已。诚然,在利用民众舆论推进社会公平公正方面,我们的网友的确作出了贡献,欺实马事件和药家鑫事件就是明证。即使是这样网络舆论发挥了积极正面作用的案件里,也还是带有一哄而上三分钟热度的特征,欺实马事件主角现在是否依法服刑,在大众关注热潮退去后,有没有利用保外就医等手段逍遥法外,再也没有网友继续追踪关注。如果我们的网友在关注新闻热点的时候,总是避难就易,或只追求短期内浩大的群体舆论攻势带来的参与快感,不具有以舆论推进社会公平民主建设的真正长远目标,那么类似的黄艺博事件在未来就会过多重复且没有任何实际意义。说到底,这都只是一场场庸众的狂欢。

转自:http://blog.renren.com/blog/358490553/727056353

评论:五道杠少年官人也好,屯盐无盐也好,杀鸡被猴笑也好,其实我认为是庸众的自发宣泄。这是网络社会的幸,还好有疏无堵;也是网络社会的不幸,民众只是站在神秘的网络背后以期隔山打牛。最后,牛没打着,自己却获得了宣泄后的满足,社会和谐了,被和谐了? 让我长忆袁督师,为民戍边,最后却被人所食。其实,我们人民大众是最容易被利用误导的一群人!——张晓东